首页 资讯频道 互联频道 智能频道 网络 数据频道 安全频道 服务器频道 存储频道

个人信息数据泄露时有发生 安全绝不能“缺位”

2020-05-27 08:31:01 来源 : 中国新闻网

特殊之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出现了诸多创新之举和特别安排,其中,培育数据市场首次写入。若把石油比作是工业的“血液”,那数据无疑就是数字经济的“石油”,中国应如何挖掘成为各方关注焦点。

与数据一词密切相关的内容,早已是近年来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常客”:大数据连续多年写入;频繁强调数字经济;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亦有提及……在搭上移动互联网快车后,中国已具备培育数据市场的强大基础和强烈需求。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中国网民规模达9.04亿;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4.8%。

尤其是今年疫情暴发后,全球传统产业受到巨大冲击,但以在线办公、在线教育、线上医疗、生鲜电商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新业态“快速补位”,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中国经济抗冲击的韧性,在保障消费和就业、推动复工复产等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展现出强大的增长潜力。

数据市场的重要性在全国两会开幕前夕已有显现。中共中央、国务院4月印发《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首次明确将数据纳入生产要素,勾勒数据生产要素的基本政策。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今年带来了《关于建议加速数据要素市场培育的提案》,建议从医疗数据着手,共同制定相应监管规定,加速数据要素市场培育。在智能时代,数据将成为驱动技术革命和重塑人类未来的新动力,中国可以凭借强大的数据积累和技术软实力为下一轮世界经济发展输出“数据能源”。

数据市场应该怎么建?

一个市场的运转前提在于要素确权,没有保护就没有发展“定心丸”。“当数据成为生产要素之时,立法必须紧紧跟上,如同保护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和知识一样,强化对数据的保护。”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周汉民直言,对作为商品和资产的数据进行确权,十分要紧,也是极为基础性的工作。

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对中新社记者说,数据作为新要素,其产权属于数据原始所有者、数据收集者、数据运算者等数据类要素的确权仍是难题,需要监管部门反复思考和摸索。

一个市场的运转流畅在于打破壁垒,没有共享就没有成熟大市场。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对中新社记者表示,从目前中国数据共享使用的角度看,仍存在着数据主权与数据割据、数据开放与保护等矛盾,政企、行业及民众之间的信息公开仍有诸多壁垒。

由此,张近东建议,成立数据治理委员会,作为数据资源共享管理工作的领导机构,负责统筹规划、协调推进数据共享的重大事项,组织、实施相关管理办法;建立“公共数据社会化共享”管理平台,将“信息孤岛”转向跨领域、跨地区、跨层级、跨业务等数据资源的协同管理,实现全面采集,全程、全景覆盖。

他强调,数据共享属性可至少分三种类型,即普遍共享、限制共享和不共享,针对不同类型的数据,提供不同开放程度的数据共享服务,从而实现数据确权流通。

在培育数据市场的过程中,安全绝不能“缺位”。“数据安全保护难。”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刘多称,个人信息泄露时有发生,数据安全风险凸显,亟需制定数据隐私保护和安全审查制度,完善分类分级保护制度。

周汉民强调,由于中国缺乏统一的个人信息保护立法,且现有法规明确规定个人信息不得交易,在个人信息交易过程中可能涉及的隐私风险,如同悬在大数据从业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成为从业者最为担忧的风险之一。“如何在保护消费者隐私的前提下实现数据产业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立法者亟待解决的问题。”(夏宾)

最近更新